首页 >食材

茶席是判断一个人审美的极好所在

2019-03-04 18:18:01 | 来源: 食材

茶席是判断一个人审美的极好所在,一眼望去,高下立判。 

人都说水是生命的源泉,茶是文化的载体。却不曾见当今的茶载有多少文化,只觉得茶渐渐成了江湖,哗众取宠之辈,装腔作势的表演极尽时髦之能事。

记得幼时喝的第一种茶,是绿茶。家里来客,爷爷便排出白瓷茶碗,拈几撮茶叶煮开水一冲,绿叶便一朵朵在碗中竖立,挺拔舒展地在开水中浮沉悠游,煞是好看。这一碗绿茶,果真把漫山遍野的清香,递送到唇齿之间,新鲜得让你能喝到春天的阳光。后来才知道,一直喝的绿茶有个响亮的名字叫龙井。

 

喝绿茶确实不需盖碗,也无需滤,就这么直接抿着嘴喝,若是喝到了一两片茶叶也就顺势嚼了。但凡有人对此有些讶异,我都会振振有词的告知:这才是吃茶。浙江人历来都把喝茶唤作吃茶,搭配的茶点那叫糕饼果子,这些词,听着都非常江南。

成年后,接触到的朋友来自各地,于是就认识了乌龙茶中的“铁观音”,岩茶中的“大红袍”。才明白除了绿茶的清新芬芳,还有铁观音的浓香和大红袍的饱满。喝红茶的大多都好用带漏水的茶台,价格从几十到几千到上万都有。茶台确是个好东西,呼朋唤友围着一坐,天南地北的就聊将起来。喝着喝着都觉得自己无限风雅,酒席荤聊,茶席素聊的道理大概就是如此。

 

原本,茶无贫富,也无贵贱,素朴简约也好,堂皇精致也罢,都在日常点滴之中。是以茶解渴清心,还是以茶明性修行,都是每个人对茶的不同态度。饮者境界各异,谈不上高下分别,每个人在茶中都有自己的诉求与安顿,能否得道,除了悟性还需机缘。

我是属于机缘极好的,在自认为尚在年轻的时候便懂得了该如何去喝茶。之前种种茶都是匆匆而过,唯独普洱茶,一旦喝起,从此再放不下。普洱茶大名早就听闻,却一直不会主动去试,人都喜欢挑选新鲜的食物,却为何对普洱如此纵容?黑漆漆的叶子被乱七八糟地压成一个个圆饼或砖块,凭什么就敢漫天要价?不过是茶商胡炒而已,相当长一段时间,我都是这么认为的。

 

因着从事艺术行业的便利,也接触到不少十分注重生活品质的师友,他们的共同点是都爱茶,都爱普洱茶。这些在各自专业领域有出色成就的人似乎并无胡炒普洱的必要,于是聊着聊着便喝起了普洱。朋友常说的话就是:多喝少喝,茶须正经。喝普洱茶最怕的事情莫过于热热闹闹喝了很多年,最后喝到的却是劣质的或冒是充年份的茶。能不能遇到好茶,这取决与你愿意为此花多少心思,而不是花多少钱。你若真用心去求教,自然能渐渐明了,能遇上懂行的老师。否则也就是看看热闹,喝个热闹而已。想来,这也就是常说的要度有缘之人。

《红楼梦》里有写,哪天谁谁吃多了,就有人劝“该焖些普洱茶喝”。宫廷回忆录里也曾提到:“敬茶的先敬上一盏普洱茶,因为它又暖又能解油腻”。看来以茶减脂的道理过去就懂。想着古时,那一条条从普洱府出发的茶马古道,大多通向肉食极多、蔬菜极少的高寒地区。

茶席是判断一个人审美的极好所在

那里本该发生较多消化系统和心血管系统的疾病,然而实际情况并非如此,人们终于从马帮驮送的茶饼、茶砖上找到了原因:“普洱茶味苦性刻,解油腻、牛羊毒”;“茶之为物,西戎、吐蕃古今皆仰食之,以腥肉之食,非茶不消”。细细想来,爱喝普洱、懂喝普洱的,确实也少见体态肥硕者。

 

有多年喝普洱茶经验的资深老师确实能从外观判断普洱茶的优劣,但对于大多初窥门道的茶友来说,口感是最重要的。我常说味蕾不会说谎,味蕾有强大的记忆,如果你喝惯普洱好茶,那么就会对劣质的茶味有排斥、有拒绝。你可以接受除普洱以外的任何饮料,唯独对普洱茶却十分苛刻,要喝就一定需对味的,这感觉极难描述,即便是多资深的喝茶人,也无法用文字语言来给你作一个准确的描述,喝茶,永远是要靠体验的。

喝茶除了需要好的茶叶,还需好水,具备这两个条件就完成了一半。为何只是一半呢?因为你还需要好的器皿。一个人喝茶是否考究,看一眼用的什么壶煮水就可以基本判断,讲究喝茶品质的人都会用银壶或铁壶煮水,铁壶烧水沸点温度比一般不锈钢随手泡等要高出度,利用高温水泡茶,可激发和提升茶的香气。尤其对于普洱老茶而言,因陈化时间较长,必须采用足够的高温水,才能淋漓尽致把其内质陈香和茶韵发挥出来。铁壶煮水改善水质,使水更软滑、甘甜。铁也是造血元素,饮水使用铁壶,可增加铁质的吸收。然而用铁壶并不容易,每次用后还需把铁壶烘干,否则会造成内壁全是铁锈。

 

那么为什么不用带内涂层的铁壶呢?确实日本南部铁壶就是带涂层的,而不少国产几百元的铁壶也是有涂层的,有涂层的壶确实不会锈,只是除了能拗拗造型,也就和不锈钢水壶并无什么本质差别。

有了好茶、铁壶和好水,杯子也是极重要的,杯型好不好与饮茶举止有关,是否高温烧制的杯子也直接影响茶的口感,这里面的门道,细说起来需要好长一篇,且按下不表。

 

尽管茶之一事本无贫贱贵富之分,但茶叶的价格却还是有不小的差别。一块1988至1991之间产的7542七子茶饼,传说中的88青饼要6万元一片;勐海茶厂50年代末产的黄印圆茶如今是20万元一片;1940年的红印圆茶(古六山易武)被称为现代贡茶,价值50万元一片;清代雍正十三年创立的同庆号茶庄产的同庆号茶饼价值90万元一片;光绪年间创办的福元昌茶庄产的福元昌号茶饼有“普洱茶王”之誉,价值120万元一片。

这样的茶中精品自然非一般人时常可以消费,但喝着几千上万一片普洱的饮茶者却是大有人在。这世上如果有永远涨价而不降价的东西的话,陈年普洱茶绝对可以排在前列。由于生态保护的需要、由于制作工艺的变革、由于需要时间慢慢发酵,那些过去的陈年普洱是不可再生的资源,喝一片,也就少一片。而这些优质资源当然也都掌握在早年极有眼光的藏家手中。若有人非要用那些冒充年份的茶叶来说事,那也由得他去,左右是一杯入口,甘苦自知吧。

 

茶席是判断一个人审美的极好所在,一眼望去,高下立判。倘若放置了一桌的俗物,自不必再与其谈什么茶道,更不必观看那故弄玄虚的表演。喝茶就是生活,喝茶就是个引子,可以让趣味相投,格调相符之人,谈笑间看尽魏晋风骨。

娜乌西卡

猜你喜欢